首页 文化热点 艺术 文学 诗坛 电影 音乐 戏剧 娱乐 哲学 学术 阅读 批评 历史 评论 佛教 综合
旗下栏目: 资讯中心 文化画报

资讯中心 > 当代艺术 > 俄罗斯艺术家描绘的性感苏联:苏维埃没有性爱

俄罗斯艺术家描绘的性感苏联:苏维埃没有性爱

http://news.wenxuncn.com   |   2016-10-21 12:58:13   |   来源:中华网   |   评论: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写生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写生

1986年,在美国与苏联的一次电视连线节目中,一名苏联妇女抱怨说“在苏联没有性”。当然,她指的是并非是私生活里的性,而是指在任何电视、报刊杂志里无法找到与性相关的话题。的确,在苏联的历史上,性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而被官方所屏蔽。性被认为是不健康的、会妨碍社会生产建设的东西。早在1920年代,列宁的妻子纳杰日达即亲自挂帅对全国境内的图书馆展开了“大清洗”,其中便包括与许多与艺术相关的情色作品。

长期的压抑让解体后的苏联一下进入了性的狂欢,脱衣舞俱乐部、卖淫嫖娼等各种情色服务迅速席卷俄罗斯大地。而艺术家们则有不同的想法,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在他的作品中,依旧有衣冠楚楚的工人阶级以及知识分子甚至前苏联领导人,但不同以往的是,他的画中加入了性感女郎的元素,并通过眼神等微妙的表达,揭露出了隐藏在历史中人性。

苏-俄作家丹尼斯·德拉古恩斯基着书记录苏联时期的种种过往。他以性爱为切入点,讲述了苏联集权制度下的性文化和女性解放、婚姻政策调整、色情行业与服务。其中很多看似荒诞的行为和观念,都能在当时社会大背景下找到解释。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战车上的女战士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战车上的女战士

苏联时代我们没有性爱

在苏联时期,性始终是聊天禁忌。性生活在当时肯定是有的,频繁程度也不亚于现在。只不过,谈论性话题被认为是尴尬而不雅的行为。在探讨改革的列宁格勒-波士顿联线节目上,一名女子说“苏联时期我们没有性爱”。人们普遍认为,这样说并不确切。她实际是指电视上没有性爱。

早在1977年,格奥尔基-瓦希尔陈科出版了《常见性病研究》。他在书中总结了自己的从业经验,并讲述了自己所治疗的一些夫妇。从他的临床经验能清楚发现,很多性功能障碍病症的出现,正是因为人们对性羞于启齿。有关性爱和性器官的词汇要么淫秽,要么是医学术语,均不适合公开讨论。1978年还有另一桩丑闻:当时电影《奇怪的女人》上映,戏中的年轻男子爱上了一位成熟女人。《共青团真理报》发表相关影评,其中写道“就算苏联三分之一的婚姻以离婚收场,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那时笔者在外交学院工作,第二天早上从希腊报纸上得知此事。这句评论被世界各地报纸争相报道,因为即使是在西方国家,这个离婚率也相当高。

政策把持下的性自由

20世纪20年代,苏联政府放宽了性道德的约束机制。性自由和女性解放被视为反抗宗教、文法学校、希腊文和拉丁文教育、工装制度以及沙皇等级制的运动。当时同性恋不再被定罪,离婚手续随时可办,甚至无需告知配偶。然而,在斯大林时期,政府推行一项更具帝国特色的政策:禁止堕胎和同性恋,离婚手续也变得繁琐。即使到了上世纪60年代,离婚申请者也必须在《莫斯科晚报》上发布公告。只有权势极高的人才有资格低调离婚。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修理工与美女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修理工与美女

二战结束后,苏联男性数量严重下跌,离婚抚养费也随之免除,就连亲子鉴定也少之又少。未婚女子在孩子出生证明上不必填写父亲一栏。到了50年代初期,男女失衡的情况开始好转,强化家庭观念的举措也再次兴起。很多人拒不支付离婚抚养费,追查这些人成了民众的消遣活动,直到上世纪60年代被追捕人民公敌所取代。

警察把拒不支付离婚抚养费的人告上法庭,并把法院判决书寄到他们的工作单位。若是只有一个孩子,他们需支付25%的工资作为抚养费,两个孩子就是33%,而三个以上要支付50%。因此,离婚男人会故意找份低薪工作,用这份工资来支付抚养费,然后再找兼职给自己赚钱。每个拒不支付抚养费的男人都认定,他的钱会被用来养活一个懒鬼,也就是前妻的新丈夫。

不登大雅之堂的色情业

色情照片曾非常普遍。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列车上兜售艳照的小贩被冠以“白俄罗斯人”之名。他们看起来确实很像白俄罗斯人,金发碧眼、高颧骨、深眼窝。他们假装聋哑人,实际则不然。他们会靠近乘客身边,捅捅对方胳膊肘,然后拿出艳照。照片可分为大小两类:数量较少的那类是翻印的外国美女照片,而较多的则是迷人的本国姑娘。照片里大多有装饰着镀镍把手的铁床、花边枕头,墙上挂着希什金所画的熊。每张照片都是独立情景,一组图片售价3卢布。当时一包首都牌香烟的售价是40戈比,伏特加为3卢布,电影票为1.5卢布。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一起劳动吧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一起劳动吧

俄罗斯式爱情:理想伴侣与终身配偶要求大不同

也有照片做成扑克牌出售。每张艳照背面是张扑克牌,比如梅花Q。此外还卖有关俄罗斯传统主题的情色故事书,都是手工制作、本地生产。其后出现了译自英文的色情书,着名的有《加州假期》。用打字机敲出来的《印度爱经》也曾一时风光。不过,只有卡夫卡、帕斯捷尔纳克、茨维塔耶娃等名家的作品才会在苏联黑市上有售。苏联曾有出售科幻小说和宗教文学的黑市,不过没有黑市卖色情文学

20世纪70年代初还有另一个大变化:苏联出现了有连续画面的色情小册子,比如色情漫画。这些小册子在夜间印制。当时还流行8mm胶片版的色情影片。从质量上看,这些影片是由外国专业人士制作,主要引进于德国,类似默片。不过,观看者无需声音就能理解剧情。剧情确实是有的: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甚至是80年代,影片都有诙谐有趣的情节主线,增强了影片的趣味性。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把一点人生经验传递给年轻女工人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把一点人生经验传递给年轻女工人

鲜有问津的性服务业

妓女在较大的郊区火车站台上揽客。她们坐在那里,两腿前伸,要价就写在自己的鞋底,所有过路人都能看到。当时莫斯科的妓女有两个价位:三卢布和五卢布。妓女通常能在和平大道地铁站附近找到。她们手上戴着用三卢布或五卢布纸币卷成的指环:颜色分别是绿色和蓝色,所以妓女的价位很容易分辨。不过,当年很少有人去嫖娼:因为当时找妓女服务,就像是明明有免费矿泉水,却要花钱买水。那时有很多女孩为了尽情享受性爱,不要任何报偿。

性传播疾病的风险还是存在的。人们都害怕淋病和梅毒这两种常见性病,甚至街头巷尾还有关于这些性病的传谣。例如,人们知道患梅毒会掉鼻子,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只有在10年不做治疗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所以一夜逍遥之后,很多人早晨起来会认真检查自己的鼻子。当时苏联个人卫生状况总体不佳,因此也出现许多问题。人们很少沐浴,也不是很注意个人卫生。有种说法提到,性生活较多的女孩洗澡也比较频繁,而一般女孩只有在洗澡时才换内衣,也就是每四天换一次。即使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邻居会认为,租公寓房、每天洗澡的女学生肯定是妓女。那时候人们觉得,只有妓女才每天洗澡。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快来我们工地看看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快来我们工地看看

性爱高手养成:前苏联克格勃"性间谍"训练揭密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古老的色情间谍手段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实施色情圈套的阴谋,往往借助于先进的电子窃听和摄影录像等科技设备。实话圈套者就仗着偷录偷拍的“证据”,讹诈上圈套者叛国投敌或出卖公司企业绝密资料。

苏联克格勃的“燕子”(女间谍)和“乌鸦”(男间谍)全都经过职业训练,他们的出色表演足以令古往今来的性间谍自愧不如。

对克格勃的“燕子”和“乌鸦”来说,间谍生活要简单得多,他们并不需要去窃取情报也无须去组建间谍网,更不用干“湿活”,他(她)们只是利用他们的身体本钱以最有效的方式诱捕猎物而已。他们无须知道行动的目的和后果,事实上上级也不会让他知道得更多。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修车工与美女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修车工与美女

当然,他们所受的严格的训练并不轻松。可以说克格勃使他们饱受身心的折磨,直至丧失人伦、理性,葬送了美好的一生。

叛逃到西方的克格勃“燕子”卡列尼娜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了克格勃是如何无耻地进行性间谍训练的:

有舞蹈天分的她被保送到特殊学校

卡列尼娜自小就有舞蹈天分,一直是基辅市少年宫的小舞蹈员,在报考舞蹈学院时不幸名落孙山。正当她万分沮丧之时,学校党支部书记找她谈话告诉她,上级经过严格审查,保送她到特殊学校培养为特殊人才,希望她不要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

卡列尼娜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报到通知书就摆在眼前,这还能有假?卡列尼娜的父母也兴奋莫名。这可不是一般的好运气,甚至比考上舞蹈学院还要令人激动。虽然卡列尼娜一家都不知道这是读哪门学科的学校,但肯定是前途远大光明的。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发工资了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发工资了

卡列尼娜一到喀山市机场,就有专车把她与另外三个容貌姣丽的中学生模样的姑娘接到学校。那是在韦雷内伊的一片营房。

这是哪门子学校?卡列尼娜犯疑了。“或许是军事院校吧?”她望着警卫森严的门岗和穿着军服的人们心想。

当天,她和同来的三个姑娘就领到军装、生活用品。四个姑娘住在一个大宿舍里。住下后卡列尼娜才知道她们都是高考落选生,来自不同的加盟共和国。她们和卡列尼娜一样纳闷:来这里究竟学的是什么专业?如果说是学艺术,但除了卡列尼娜是报考舞蹈学院的之外,她们都是报考理工科的。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走神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走神

第二天,女校长库兹卓娃上校一身戎装给她们作了开学典礼的讲话。这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不过笔挺的军装令她看上去很冷酷。她没有告诉她那一百多位女学生这是什么学校,只给她们谈了个严肃的问题:当党和祖国需要你的时候,你会怎样做?校长举了许多卡列尼娜耳熟能详的英雄的故事。最后,校长给学员两天时间学写心得,题目就是你将怎样接受党的考验。

卡列尼娜满腔热情向党交心,什么“赴汤蹈火奋不顾身”、“为革命奋斗终身”等豪言壮语都用上了。

银幕上的一幕让她掩住了双眼

第三天,全校学生被如今到小礼堂看电影。影片刚一放出来,黑暗中就响起一片惊恐的叫喊声。卡列尼娜也尖叫一声,用双手掩住了双眼。她看见银幕里一个赤裸的男人荡笑着迎面走来……

惊叫声持续了好一会,卡列尼娜听见坐椅的噼啪声、开门声,她睁开眼,有几个姑娘跑出去了。她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坐在座位上好。她又偷偷望了一下银幕,天哪!赤裸的一男一女正抱作一团在床上打滚……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顾客与服务员、医生与护士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顾客与服务员、医生与护士

卡列尼娜没离开座位,但她紧闭着眼睛一直到完场。就在完场时,校长突然出现了,命令全体赏回课室参加考试。

接到试卷一看,卡列尼娜傻了眼,原来要考的是刚才那出性电影的内容,最后还有一道问答题:怎样才算听党的话?卡列尼娜交了白卷。

第二天,成绩排列表出来了,没人能合格。校长给她们作了总结报告。

库兹卓娃上校的语气是沉痛的,然后也是亲切的。“同学们,你们有哪一个不是共青团员的?请举手。”她环视一周后接着说,“你们都是共青团员,党的助手,你们的心得都写得很好,要听党的话,敢于为革命赴汤蹈火,但怎么样呢?党仅仅要你们看一出电影,你们却看不下去,可能它太肉麻了?太恐怖了?但这能成为理由吗?如果真的有一天,革命需要你去堵枪眼,你怎么办呢?……不要做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不要说男女间的交媾是科学,是人的本性,是人类得以生存下去的手段这些常识性问题了,你只要相信这是革命需要你面对的困难,你就会勇敢地面对它……”

卡列尼娜感到惭愧,同学们也都惭愧了。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拜访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拜访

为了祖国她愿意献出一切

楼长给她们找来学习的榜样,胸佩列宁勋章的光彩照人的索菲娅上尉向姑娘们介绍了她的英雄事迹:

一个日本企业代表团来莫斯科进行贸易,住在她当服务员的酒店。日本株式会社的董事长平野太郎看上了她,老对她毛手毛脚,她很生气。但祖国的国防工业急需日本人的先进机器,而且这种机器是禁售给苏联的。平野太郎明确表示,得不到索菲娅,一切都免谈。得知国家遇到这难题后,索菲娅想了很多很多,她终于想通了,为了祖国她愿意献出一切。能够为革命作出应有的贡献,她感到欣慰……

说到动情处,索菲娅泪光闪闪。

暴风雨般的掌声响起来了,卡列尼娜也激动地鼓着掌。

“同学们,我相信,这列宁勋章也能戴到你们胸前!”索菲娅以激昂的鼓励结束了她的报告。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请帮帮新手司机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请帮帮新手司机

第二次考试,奇迹出现了,全体学员没有一个成绩达不到优秀的。

卡列尼娜与其他同学一样,从此以后像吃过什么迷魂药一样,一个心眼想当索菲娅式的英雄。无论是上生理解剖课还是心理学课,她们都是那样严肃、认真。

然而她们还要面临着心理障碍的克服,而这又是最难的。

小组的四个女同学脱光了衣服

当教员第一次让她们小组的四个女同学脱光衣服,互相观察时,她的脸还是涨红了,羞得低下头。这时教员会大声地吆喝提醒说:“怎么啦?为裸体害羞吗?别忘记它是用于革命事业的武器。”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服务员与客人一家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服务员与客人一家

当然这只是性教育入学。紧接着学校会挑选出先进的学生代表为其他学员进行示范课。女学员们全裸着集体坐成圆圈,由一个男青年和一个女学员脱得一丝不挂,在圆圈中心作着不同姿势的性交表演。

上过示范课,就到女学员实习的阶段了。开始只是由女学员们脱光衣服,让男学员抚摸并说出自己的感觉。经过这一关后,由军官学校男学员同性间谍学校女学员一对一地发生性关系。女学员被告诉和提醒,发生性关系时一定要在床罩上而不是在被单下进行,而且要学会如何对准暗藏的镜头,让男学员的性交动作清楚无遗地被拍摄下来,否则就不合格。

每个学员实习期间的“作业”,会被用广角镜头映现在银幕上,供教员与其他学员们欣赏、评论,指出不足以便改进。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公共汽车上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公共汽车上

这些训练都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但其实为了减少学员的尴尬和恐惧心理,几乎全体女学员在上“实习课”之前,都与她们心中敬仰的教官或在校方组织的联欢会上认识的军官朋友发生过性关系了。

毕业考试的内容是引诱

女学员毕业考试的内容分别是引诱毫无性生活经验的15~17岁的男少年,与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们发生性关系,前者的合格标准是能消除没有经验的男子的恐惧,后者则要能激动起他们的性欲。

经过克格勃性训练和姑娘们从原来天真纯洁的少女,变成了玩世不恭、能和任何男人睡觉而毫无廉耻之感的妓女了。事实上许多“燕子”在没有任务的时间里,就是从事妓女甚至诈骗的工作,并得到克格勃。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赫鲁晓夫与美女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赫鲁晓夫与美女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蜜蜂与鲜花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蜜蜂与鲜花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女工人!快到你的工地上去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女工人!快到你的工地上去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吃雪糕
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苏联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图为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的作品:吃雪糕

1986年,在美国与苏联的一次电视连线节目中,一名苏联妇女抱怨说“在苏联没有性”。当然,她指的是并非是私生活里的性,而是指在任何电视、报刊杂志里无法找到与性相关的话题。的确,在苏联的历史上,性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而被官方所屏蔽。性被认为是不健康的、会妨碍社会生产建设的东西。早在1920年代,列宁的妻子纳杰日达即亲自挂帅对全国境内的图书馆展开了“大清洗”,其中便包括与许多与艺术相关的情色作品。

长期的压抑让解体后的苏联一下进入了性的狂欢,脱衣舞俱乐部、卖淫嫖娼等各种情色服务迅速席卷俄罗斯大地。而艺术家们则有不同的想法,俄罗斯艺术家瓦列里·巴里金把美国性感招贴画与苏联的宣传画相结合,对那段无性文化的历史进行解构。在他的作品中,依旧有衣冠楚楚的工人阶级以及知识分子甚至前苏联领导人,但不同以往的是,他的画中加入了性感女郎的元素,并通过眼神等微妙的表达,揭露出了隐藏在历史中人性。

凡文讯网稿件,转载时必须注明“文讯网”。本站转载的文(图)等资讯,
为传递信息,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请在转载时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