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热点 艺术 文学 诗坛 电影 音乐 戏剧 娱乐 哲学 学术 阅读 批评 历史 评论 佛教 综合
旗下栏目: 资讯中心 文化画报

资讯中心 > 当代艺术 > 郝量:我虽然在做当代艺术,但是我的心在古代

郝量:我虽然在做当代艺术,但是我的心在古代

http://news.wenxuncn.com   |   2017-08-08 23:02:26   |   来源:刻画   |   评论:

\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昔人论诗词,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用水墨画山水之景的郝量谈到自己创作时最多用的一句话就是:“还是要表达一种情绪”。

他自幼喜欢国画,在四川美院国画系读到研究生,又来到北京一心画水墨。郝量全家人都是做电影的,从祖父到父母到同辈人,分别是导演,制片,发行……所以郝量似乎从小就在东西两个图像世界中浸淫,白天逛古董临古画,夜里跟长辈去看内参片儿。对这两种视觉语言如何表达出内心的情感有很深的潜意识资源。

郝量工作室
郝量工作室

在2015巴黎的路易威登的中国当代艺术展《本土》中,郝量展示了他的一件长卷《此君》。这个长卷取材于历史事实,晚明王世贞造弇山园,第一个把园林向世人开敞以听取陌生人的评价,可谓人民公园的始祖。1950年代社会主义改造把弇山园真地建成人民公园,之间还有小区和马路。郝量把古今的情景拆散融入一个叙事的过程中,随着长卷的打开,人们既看到弇山园过去的优雅旧制,也在其中看见新社会的游乐园,摩天轮,大坝……看见今天的人将园林和公园都无碍地融入他们每日的生活。郝量在卷终用了非常浅淡的“雨过天青”色,想要表达中国式的日常感,任由摩天轮立在古代园林中,一切超现实都会成为每日生活的现实,消散在一种天青色的感怀之中。

《此君》卷手稿
《此君》卷手稿

弇山园
弇山园

而他正在创作的双联画《夜以继日》中比较大的一幅,焦点更集中到绘画语言本身上来。一句话总结起来就是:“把所有不对的视角集中在一起”。在翻卷的山石云树之间,你的目光似乎无法探索到任何一个方向的尽头,但是也无法拒绝各种各样的方向。时间和空间都是扭曲变形的。郝量说,他最近想要在创作中反映的就是一种“纠结”:从传统中寻找当代性有没有意义?他时而觉得特别振奋,时而又觉得完全不敌古人,就在这种起伏不定的过程中,《夜以继日》被一点点创作出来。

《夜以继日》手稿
《夜以继日》手稿

《夜以继日》虽然画在绢上,用的是传统的水墨,但画面看上去仿佛电影蒙太奇的拼贴,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接到了一起。郝量说电影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因为蒙太奇的发明和运用,直接受到东方绘画的启发,所以电影在他看来,是解决了一个问题:如何用当代图像语言展示“景色”,但其实却表达有民族和传统特色的情感,以及个人内心的情感:比如黑泽明,他的开场常常就是进入一个村庄,总是在被大自然包围的环境中,电影语言非常西化,但传达出来的情绪完全是日本的。再比如土耳其导演锡兰的《冬眠》是郝量最欣赏的一个范例,其中的石头,兔子,树的镜头都跟主人公内心的欲求,痛苦和失落相关。

锡兰《冬眠》

锡兰《冬眠》
锡兰《冬眠》

问郝量他最想表达的情绪是什么,他说:“就是我虽然在做当代艺术,但是我的心又在古代”。(张宇凌)

标签: 当代艺术 郝量

凡文讯网稿件,转载时必须注明“文讯网”。本站转载的文(图)等资讯,
为传递信息,完全公益性。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请在转载时保留本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